新闻中心

不谈乐视入股酷派,只看酷派二十多年的风雨历程


发布时间:2016-06-23

自从2015年乐视第一次入股酷派以来,坊间就流传着乐视将全资收购酷派的传闻。日前,这一传闻终于坐实。酷派集团发布公告,酷派以10.47亿港元向乐视出售酷派11%的股份。再加上乐视去年六月以21.8亿元入股酷派占比18%的股份,乐视合计持有酷派28.90%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抛开这桩买卖背后的利益得失不谈,就在不远的过去,酷派还风光无限,“中华酷联”中响当当的“酷”,名噪一时。而如今,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酷派第一大股东易主,让人唏嘘不已。
 
酷派,这个曾经发展速度堪比当下小米的手机制造商,到如今,已经走过20多年的发展历程。这期间,酷派经历了三次大变革:第一次变革,2004年,酷派果断放弃呼叫中心和BP机业务,转型做手机;第二次变革,2009年,酷派放弃Windows CE平台,全面转型做基于Android系统的手机;第三次变革,2014年,酷派4G弯道超车。
 
忆往昔,这家在手机领域奋斗了20多年的手机制造商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呢?

 
2003年,放弃呼叫中心和BP机业务,转型做手机
 
郭德英于1993年创立酷派集团(当时公司的名称是宇龙通信),公司早期的业务集中在寻呼领域,主要有两方面,一是BP机、寻呼台基站发射机等通讯设备的研发和销售,一是企业级呼叫中心解决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酷派在寻呼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曾携手中国联通、思科打造了亚洲最大的外包商务呼叫中心。不过酷派的发展轨迹因为创始人郭德英的一个决定改变了。
 
2000年前后,黑莓风靡全世界,郭德英拿到黑莓手机后就爱不释手,通信出身的他从黑莓身上看到了手机蕴含的商机,并下定决心做中国的黑莓。正是这个看似赌博般的决定,引领宇龙通信放弃呼叫中心和BP机业务,转型手机制造商。
 
不仅这个转型战略很大胆,酷派的做法也与众不同。和多数手机厂商先从中低端手机做起不同,酷派一入局就瞄准中高端领域。经过几年的积累之后,酷派手机高调地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2003-2005年三年期间,宇龙通信先后推出多款明星级的领先产品:2003年,酷派688,中国首款CDMA1X手机;2004年,酷派828,全球首款 GSM 双卡手机;2005年,酷派858,全球首款双模手机;2005年,酷派728,全球第一部CDMA/GSM双模双待手机。
 
上图是2004年10月上市的酷派828,这款现在看起来笨重的手写智能手机,却是当年的高端产品,售价高达五千多,和现在iPhone的价格相当。
 
随着领先手机的推出,酷派走上了高速增长的道路。2004年,酷派在香港上市。2005年,国产手机成绩惨淡,波导、TCL、夏新等品牌的逐渐沉寂,中科健、南方高科、迪比特等国产手机的先后出局。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酷派却实现了大发展。
 
凭借全球首先攻克的 “双待机”技术,酷派在手机市场中开辟出了一片新的“蓝海”区域,并成功击退劲敌摩托罗拉,取而代之成为联通三大定制合作伙伴之一,一跃成为国产CDMA第一品牌。
 
2006年初,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技术被信息产业部确定为通信行业标准,得益于2005年针对3G定制技术的提前发力,酷派又领先一步,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机会。在“双待机”和“3G定制”两项核心技术的助力下,酷派在2006年和2007年两年又取得了翻倍式的增长。
 
彼时业界这样评价酷派,“宇龙通信,三年前,它还名不见经传,三年后的今天,它已经让人刮目相看。”如果简单比较的话,酷派当时的发展速度绝不逊于现在的小米。
 
2009年,放弃Windows CE平台,转型研发基于Android系统的手机
 
企业发展有起有落,酷派也不例外。在三年高速增长之后,2008年,酷派遭遇了发展困难,不仅总营收同比下跌21.2%,净利润更是断崖式下跌140%,净亏损7610万港元。收入下跌的主要原因是CDMA/GSM双模智能手机分部收入显著下降,在CDMA网络运营商进行改革重整的接近六个月内,该业务受到严峻打击。
 
暴涨急跌带来的压力是灾难性的。面对压力,酷派断臂求生,董事长郭德英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将酷派手机从Windows CE平台全面切换到Android系统。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因为彼时Android系统刚推出不到两年,在全球只占据了区区4%的份额,影响力还有待观瞻。而基于Windows CE平台定制研发的手机系统,凝聚着酷派多年的研发经验。酷派这次转型,不仅大胆,而且有豪赌的成分,压力也可想而知。
 
推倒重来的代价是惊人的,如果赌赢,酷派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如果赌输,后面的历史也就没酷派什么事了。生死关头,酷派破釜沉舟。酷派副总裁张光强带领500名研发人员,在东莞黄江进行为期200天的封闭式攻坚研发。“很多人七个月没有回过家,这场硬仗的结果是,酷派花了7个月时间干了国际厂商1年半到两年的活。”张光强说。
 
成功后的黄江总结会上,酷派元老李斌喜极而泣,这个饱经风雨的男人哭得一塌糊涂,由此可以窥见转型艰难之一斑。
 
转型很难,但转型成功后的道路很宽,酷派又开启了新的篇章,实现了连续5年的高速增长。
 
2009年上半年,酷派就成功扭亏为盈,全年净利润2.4亿港元。2010年,酷派挤进国内手机市场前三,这个名次是很多手机厂商难以企及的高度。
 
2011年,随着3G用户和千元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友商的价格越来越低。酷派调整了市场策略,由原来高端智能手机市场转为低中高端全覆盖的大众手机市场,有效地扩大了市场规模,成为少数智能机销量过千万“门槛”的厂商。利润下跌的主要原因是智能手机平均售价的下降以及激烈的市场竞争。
 
2012年,凭借智能手机的研发实力和与运营商良好的合作关系,酷派的出货量继续保持增长,成为增长最快的手机厂家之一。据国外权威调查机构显示,酷派2012年全球出货量已跻身于前10名。此外,酷派还是唯一一家产品价格超过4000元的国产品牌,是唯一能够在高端市场对抗三星、苹果的国内厂家。目前,苹果三星霸占高端市场,国产手机冲击高端市场乏力,相比之下或许更能感受到酷派当时的威武!
 
2013年,酷派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并开始积极布局电商渠道,业绩全线飘红,成为全球第六大手机制造商,国内市场列于三星之后,排第二名,“中华酷联”的名号彻底打响。
 
2014年,4G弯道超车
 
2014年开始进入4G时代,酷派又一次提前布局,历史总是相似的,但又不会简单的重复。这一次,酷派,这个曾经的发展新锐,遭遇到新生代力量小米的强烈冲击。
 
2014年对于酷派来说是戏剧性的一年。从2014年上半年来看,酷派的前途是光明的,大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趋势;可从2014年下半年来看,酷派的形势却急转直下,走上了下行通道。
 
通过大量囤积4G芯片,锁定核心资源等战略,酷派提前布局4G,这本是酷派实现4G弯道超车的大好机会。实际上,在2014年上半年,酷派确实建立了不错的领先优势,凭借4G千元机,酷派成为国内4G手机的龙头,实现了连续4个月的4G份额第一。
 
可到了下半年,酷派却增长乏力。从数据上来看,虽然上半年表现优异,但由于下半年的拖累,酷派国内的出货量排名第四,相比去年的第二,呈现下滑趋势。
 
到了2015年,酷派没能奋起直追,反而进一步下滑,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排名已经跌出前十,国内排名跌出前五。  
 
面对来自小米的冲击,酷派积极应对,不过和以往面对困难自力更生不同,这一次,酷派更多的是借助外界的力量。
 
2014年底,酷派和360结盟,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希望借助360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实现止跌反弹。2015年6月,酷派集团出售18%股份给乐视网旗下公司,并引发了“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风波。不过,借助外力,并没有帮酷派摆脱困境。
 
4G时代,酷派实现了弯道超车,却在直线冲刺中落后了。与3G时代相比,4G时代在产品方面改变不多,而主要体现在渠道上的变化:以小米为代表的新兴厂商引领了互联网渠道销售,运营商营销费用压降导致运营商渠道份额下降,社会渠道再次复活更加扁平化。
 
严重依赖运营商渠道的酷派,虽然联手奇虎,共同打造电商品牌“大神”,但仍然慢了半拍。随着小米、OPPO、vivo等崛起,中华酷联解体,酷派也从第一阵营掉了下来。
 
时间回到现在,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酷派成为乐视生态的成员,能否借助乐视“生态化反”的大船乘风破浪,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最后,祝福酷派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

上一篇:Uber和滴滴会不会合并?华尔街日报给出这样一份分析
下一篇:内斗陷僵局,不独立开发游戏的盛大,《传奇》这个IP还够吃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