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MBO三个月后, 龚宇给我们展示了怎样一个“爱奇艺世界”


发布时间:2016-05-09
在联手李彦宏对他一手创建的爱奇艺进行MBO(管理层收购)之后三个月,龚宇再次站在舞台中央。

 

每个视频网站的掌门人都自具个性,身着休闲宽松连帽衫的古永锵会与记者畅谈他的优酷土豆是如何实现了首次non-GAAP下的季度盈利;翘着二郎腿的张朝阳会一脸严肃地告诉群访记者,刘春去职对搜狐视频并无影响;一身T恤衫牛仔裤的贾跃亭每每会在发布会上嗨歌并热泪盈眶。但出身工科的龚宇和他的同行们不一样,哪怕是规模小到只在三里屯爱奇艺咖啡馆举行的非正式记者吹风会,他都会西上装,革上履,一脸严肃地等旁白介绍完毕,顶着业内独一无二的博士头衔上台发表脱稿演讲。这种尽管正式,但随和而不刻板的风格也成为其人格标签。

 

龚宇.jpg

龚宇

 

这次,龚宇的装束也不例外——只不过,这场筹备已久、为期两天的“爱奇艺世界”开场前半个月,“魏则西事件”爆发,有媒体人以“如何彻底远离百度”为主题,盘点了包括爱奇艺在内的百度系公司,大有鼓动人们群起抵制之意。不过从两天活动看得出,爱奇艺并未受到任何不利影响。事实上,龚宇并不惮在大会上向外界张扬“标准、开放、创新”的世界观。

 

龚宇也在这次大会上明确了爱奇艺的定位:爱奇艺是一个IP公司。此番将每年五月第二个周四、周五的大会改为“爱奇艺世界”,大有做视频界“百度世界大会”之意。有关这场为期两天的大会现场资讯,友媒已经谈得够多够具体,故不烦赘述,这里只谈谈笔者在现场的一些感受。
 

VR的“全球大会”还是“全球标准大会”?

 

紧随龚宇发表演讲之后的是“全球虚拟现实大会”,从议程的安排与场外安排的大面积VR合作商体验区背后,我们可以清晰感受到VR在爱奇艺眼里的重要性。

 

不过,爱奇艺似乎更倾向于将这场“全球虚拟现实大会”开成事实上的“全球虚拟现实标准大会”。

 

除了请到包括高通、三星等国外高管发表演讲外,不厌其烦地强调“开放、创新、标准”的爱奇艺甚至冒着现场可能过于技术流而沦为无趣的危险,请国家信标委VR标准组组长王涌天上台演讲。另一个佐证就是,爱奇艺虽然在现场发布了三大产品(全景影院、爱奇艺VR版和全景游戏中心),但都不是硬件产品。爱奇艺给与会者赠送了纸盒版VR,但依旧声明不会涉足硬件制造(这也再次印证了在我们之前在《VR大潮中,多数视频网站为何如此谨慎?》中的看法)。爱奇艺官方表示这些app能与市面上90%以上的VR产品实现对接适配。此外爱奇艺还宣称要“打造全球最大的中文VR真生态”,这可能是中首家提出此类口号的BAT系视频网站。

 

段有桥.jpg段有桥

 

有趣的一个细节是,因为两天会议太长,爱奇艺方面每天还贴心地为与会媒体准备了一袋名为“逗乐薯”的番茄味乐事薯片。 而在当天发布会上,以“真生态”为卖点,和“不为股价炒作”的言论,也有意无意地将矛头指向了乐视。

 

尽管爱奇艺方面从不像小米一样在公关层面和乐视正面开战,但两家似乎从未对彼此青眼相加。除了难分难解的版权官司之外,双方高管从未停止相互吐槽。从2013年百度通过爱奇艺收购PPS之后,身为爱奇艺前CTO的乐视联席CTO袁斌就曾公开唱衰这场合并,而在2013年爱奇艺互联网电视发布会后的高管问答环节,龚宇也不点名地指出:“已经发布的那款电视并不能叫互联网电视。”而在这次“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也强调他们的VR生态才是不为股价讲故事的“真生态”。

 

哈,这两家未来可以干一仗,尽管现在他们谁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人事:IP势力的兴起

 

这场大会既可以展示其未来发展规划,也有对外释疑的意图:尽管爱奇艺也有很多故事要讲,但究其内容本质,它还是一家集中了文学、动漫,影视、游戏IP化的IT公司。在这次“爱奇艺世界”现场,我们对出席大会的高管做了一番观察,结论是:代表IP的人事势力似乎更强劲。

 

前CCO马东去职后,内容方向领军人一直空缺。但就目前视频内容形态剧变的行业背景来看,似乎没有人能当此重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马东去职前,从2011年起就负责爱奇艺版权采购、内容建设、内容自制的耿晓华,即开始担任爱奇艺SVP,负责内容整体运营。此次大会上宣布成立的“爱奇艺文学”(文学事业部),成为爱奇艺新的上游IP业务,总经理冻千秋(原爱奇艺市场公关总监)向耿晓华汇报。

 

耿晓华.jpg耿晓华

 

在与爱奇艺合并之后,PPS联合创始人张洪禹低调去职,另一位创始人徐伟峰留任爱奇艺联席总裁。起初只是负责游戏联运等边角业务, 但因近两年影剧游联动已越来越流行,热门影剧开发成游戏既赚钱又博名声,简直是视频网站标配。而随着VR影视游戏和移动直播业务的兴起,徐伟峰所负责的业务板块,在新兴IP内容领域的地位明显上升。徐在5日大会间隙还接受了群访,称其网络直播业务“奇秀”的移动版也将在一个月内推出。

 

在2013年9月那一大波互联网电视的发布大潮中,爱奇艺的互联网电视打了头炮,还相继与传统电视厂商合作推出了互联网盒子,不过2014年下半年以来,监管方日渐收紧政策的大势中,负责OTT业务的SVP段有桥也随之低调起来。后来小米18亿元的入股,爱奇艺的OTT业务也转向VR,在两天的VR体验现场,所有用来显示的电视来自小米,连微鲸VR也不例外。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马东做CCO时期主打的“九零后”用户概念,如今已经悄然换成“80后+90后”,更准确地说,是“年轻人+合家欢”。隐约看得出爱奇艺开始尝试对内容的目标受众微调,至于是出于技术还是经济原因,目前还不得而知。
 

与百度系公司的微妙关系

 

尽管在去年底已经在还未改名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的汇源中心做过一次公司史上最大规模的内容营销会,但在这次大会上,爱奇艺还是做了补充推介,值得注意的是,与携程旅游的合作也展示出其开始使用百度生态资源的倾向。但从业务布局来看,爱奇艺与其他百度系公司关系微妙。

 

无论网剧还是网络大电影,业内对IP的迷恋已臻神魂颠倒。爱奇艺为了在IP上游不受制于人,成立了“爱奇艺文学”。加上年初合一(优酷土豆)收购磨铁图书超过27%的股份,腾讯有阅文集团(当然需要指出的是,阅文集团所属的腾讯互娱与腾讯视频所属的腾讯网媒事业群相互独立),BAT系视频网站在网络文学领域都进行了或多或少的布局,所有这些举动恐怕源于IP饥渴之后的不安全感。但这么一来,曾位居网络文学第四名并传出要独立拆分的百度文学,现在似乎有些尴尬了。在网文IP迅速被纳入文化产业链的今天,双方如何避免直接竞争,恐怕是迟早都要面对的问题。

 

6日还有一场“媒体融合高峰论坛”,其本质就是爱奇艺拉上传统专业新闻机构,讨论如何做视频PGC内容。爱奇艺称,目前已经有3500家媒体机构入驻爱奇艺做视频新闻,如果这一数据属实,那么新闻的未来大势已是不容置疑。但类似的尴尬出现了:上个月才拆分的百度视频也声称要做PGC内容,如今这架式,未来两家势必要在PGC内容制作上划定各自殄域以免误伤。

 

MBO之后,路怎么走?

 

爱奇艺MBO之后,百度股价一度大涨,尽管爱奇艺诸多数据都在向好,付费会员数量甚至还引曾来负责腾讯视频的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毫不掩饰的羡慕,但诸多质疑也不绝于——国内资本政策环境突变,“十三五”规划中也删除了“战略新兴板”,后者被市场目为爱奇艺在国内上市交易的第一选择,随后即有好事者根据百度财报计算出,爱奇艺此次MBO令李彦宏和龚宇日亏577万元。

 

对这些变动和质疑,爱奇艺用了一场持续两天的会议来回应。我们不难藉此推测:传说中的爱奇艺再融资或已快马加鞭。毕竟,一个包含VR生态、移动直播、文学、影游互动、PGC和巨量用户视频网站的庞大IP故事,即是合理的逻辑铺垫。有区区百度视频即能融资10亿元在前,无论用户还是内容规模都远占优势的爱奇艺,完全有能力融到更大规模的钱来输血。
【本文来自互联网】

上一篇:用微信和支付宝缴电费或将成为历史,国家电网想吃独食
下一篇:涅槃重生的“Twitter” Pinterest,如何通过改版证明自己的百亿估值?